中国成年人心理健康素质测评报告

2021-11-08 14:20:072322阅读

伴随着人类生存的自然环境的较大变化,以及社会、文化和经济的不断发展,世界范围内人类的“疾病谱”已经发生了复杂而深刻的变化。一些曾经严重威胁人类健康和生命安全的传染性疾病逐渐减少或消失,与心理、社会、文化和经济因素紧密相关的疾病(主要指精神疾患和心身疾病)患病率不断上升,逐渐占据疾病谱的前列。


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指出,21 世纪人类健康的最大威胁来自于心理疾病和适应不良。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报告,2007 年全球有 10 亿人受到精神疾病的困扰,精神卫生问题已严重影响到了人们的正常生活,成为人类健康的最突出的威胁。另外,现代社会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和各种压力,致使一组心理因素在其发病、病程和转归中起重要作用的躯体疾病—心身疾病(又称“心理生理疾病”,如原发性高血压、冠心病、脑血管病、消化性溃疡等)的发病率也呈逐渐上升趋势。最近 30 年来,中国人的疾病谱也出现类似的变化趋势。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精神卫生中心(2009 年)公布的数据,我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在 1 亿人以上。另有研究数据显示,我国重性精神病患人数已超过 1600 万。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2015 年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目前仅登记在册的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已达 429.7 万人,另外还有更大数量的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由于多种原因尚未进入精神卫生服务的范围。我国精神疾患约占全部疾病和伤残总负担的 1/5,其排名已超过心脑血管、呼吸系统及恶性肿瘤等疾病位列首位。预计到 2020 年,这一比率将可能会升至 1/4。


与此相对的是,中国目前对精神卫生的投入仅占卫生整体预算的 2.35%;在中国医学界,精神医学和精神卫生也是一个相对比较薄弱的领域。据世界卫生组织 2011 年公布的数据,中国医院精神疾病床位数量为每 10 万人 14.7 张,精神科医生的比例每 10 万人仅 1.53 人,分别为世界平均水平的 1/4 和 1/3。


可见,我国精神卫生工作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我们应当如何应对挑战,来满足国人对于心理健康的迫切需求?人们首先想到并要求实施的举措,通常是增加国家财政对精神卫生领域的投入,大力发展我国的精神卫生事业,培养更多的精神医学专科医生和护士,增加精神医学专科医院和床位的数量。我们认为,这些应对措施是必要的,它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严重精神障碍患者能够得到有效的治疗(主要是药物治疗)。但是,仅仅采取这些措施并不能有效地降低精神障碍和心身疾病的发病率。大量的精神障碍和心身疾病患者不断涌现,再多的精神卫生经费投入、再多的专科医院和医生护士也难以负担和有效应对。因此,另外一个重要的、不可或缺的应对举措,是切实贯彻精神障碍和心身疾病的“预防为主”的方针,即事先采取必要的措施以防止或减少这些疾病的发生。在我国制定的精神疾病三级预防网络中,只有第一级的预防属于真正意义上的预防。精神障碍和心身疾病的第一级预防是目前我国精神障碍和心身疾病预防中容易被忽略的一个重要环节,它不仅需要精神医学专业人士,而且需要其他医学工作者、心理卫生工作者和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参与,方能取得较好的预防效‍果。

 

先进的生物-心理-社会-环境医学模式显示,精神障碍和心身疾病是由多种生物学因素、心理因素、社会因素(文化、经济、家庭、人际)和自然环境因素交互作用而产生的。大量研究和临床观察显示,心理应激和不良心身素质在精神障碍和心身疾病的发病和病程中起重要作用。在许多情形下,心理应激是这些疾病发病的诱因(“外因”),而身心素质则是在一段时间内对一个人的健康状况起决定作用的内在因素,可以说,不良身心素质是造成这些疾病发生的“内因”。因此,仅就心理社会性的预防而论,减少应激事件的发生、优化和提升心身健康素质,便是最关键的预防措施。任何着眼于提高人们心理健康水平、预防心理疾病发生的努力,最终都应当聚焦于如何优化和提升人们的健康素质,特别是心理健康素质,即培育和提升健全人‍格。


另外,随着我国社会和经济的发展,涌现出许多新的行业、新的技术和工作领域,这些领域和许多传统工作领域一样,大都对就业者的心理健康素质(或心理品质)提出了特殊的要求。从理论上看,每一种工作都有最适合去做的人才,每个人都有最适合自己做的工作。人力资源管理人员需要做的重要工作,是通过人才心理测评为工作岗位选取最适合的应聘者,并对已有就业者进行岗位心理培训,使他们拥有工作所要求的心理健康素质,也就是努力实现在心理健康素质匹配上的“职得其人,人尽其‍能”。


然而,究竟什么是素质、心理素质、心理健康素质?心理健康素质或“健全人格”是由哪些具体的心理或行为特质构成的?如何进行心理评估?这些心理特质之间存在哪些联系?尽管国内外文献中可以发现针对个别心理健康特质(如自我效能信念、心理弹性、人格坚韧性)的研究报道和测评工具,但缺少大样本的常模资料,更缺少整体或系统的研究报告和成套的测评系统。可见,系统整体地探讨心理健康相关素质的基本结构及其评定策略与方法,以及制订国人相关心理健康素质的全国常模,不仅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而且对于国人的心理健康教育和职业人才选拔与培训等具有巨大的应用价值。在国内外心理卫生界和人力资源领域,这是一项急待专业工作者重点开发的研究和实践领域。借助于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重大研究项目提供的基金支持,我们承担了这项耗费较大而又艰巨的工作任‍务。

 


在《中国成年人心理健康素质测评系统》一书中,素质(diathesis)被界定为个体在遗传的基础上,通过遗传和环境因素的相互作用(G×E)而形成的身心特质(biological andpsychological trait)的综合体。各种身心特质具有内生性、稳定性、可变性、潜伏性及结构性与功能性的特点。从性质上看,素质可以分为身体的生物学素质(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依据对于健康/疾病的影响,素质又可区分为健康(的)素质(healthy diathesis)和疾病易感素质(vulnerable diathesis)。健康素质是个体身心健康的重要的、内在的保护性因素,是帮助人们应对或抵制各种有害环境因素的影响,防止疾病发生的“正能量”的源泉或“发生器”。疾病易感素质则是促使人患病的“负能量”的源泉或内‍因。

 

心理素质(psychological diathesis)大体上被分为能力素质(包括一般能力、特殊能力和技能)和人格素质两大部分;同个体心身健康密切相关的心理素质,被称作心理(的)健康相关素质(psychologicalhealth-related diathesis),心理健康相关素质的核心是人格素质(能力素质的负载量一旦达到相当水平,它们与健康/疾病就不再有肯定的联系)。心理健康相关素质又被分为心理(的)健康素质(psychological healthydiathesis)(如自信性或自我效能信念、乐群性、友善性、愉悦性或乐观性、人格坚韧性和心理弹性等)和心理(的)疾病易感素质(psychological vulnerablediathesis)(如自卑或自我挫败性、敌对性、孤僻性、焦虑特质、抑郁气质和偏执性人格特质‍等)。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newmedia@yiduoxin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