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如何对抗抑郁》第1集:少年已知愁滋味

2021-10-27 17:03:153051阅读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数据显示,全球有超过3.5亿人患有抑郁症,近十年来患者增速约18%。根据估算,目前为止中国泛抑郁人数逾9500万。(2020中国抑郁症领域白皮书)

关注心理健康的朋友们可能已经看到了,CCTV纪录连续播放了《我们如何对抗抑郁》系列的6集的全方位的纪录片(此节目将在10月14日至19日每晚定点播放) 可见关注抑郁症的话题已经提升到了更高的高度,并且首先映入我们视线的第一集“少年已知愁滋味”的关于青少年与抑郁症的纠缠。 在世界范围内15-29岁人群中,第二死亡原因是自杀,仅次于车祸。

大人们很难理解,豆蔻年华的抑郁

子烨是一名14岁的女初中生,子烨告诉记者父母不理解那段日子,自伤的念头并不稀奇,外人看起来疯狂的举动,却是她自己让自己冷静的方法,她曾尝试向家长寻求帮助,可是... “我跟父母发脾气,威胁他们带我去看医生,因为他们之前没有带我去看,他们觉得这没有什么问题”。最终的爆发是在初三开学的前一天,她发疯了一样求着爸妈带她去看病。此前她已经求助了两年,这让她觉得很崩溃。子烨几乎用了全力,才让父母接受这个事实。

从医院出来以后,妈妈表现出一种,天要塌下来的感觉。爸爸装作若无其事,说回家再说。而子烨自己,终于觉得有了这种白纸黑字的证明,她自己真的需要休息。

记者:勇敢的向父母袒露,常常是抑郁少年自救的第一步,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子烨面对自己的抑郁,她想的是自救。她加入了抑郁症的对抗小组,参与线下的活动。成为青少年编辑部的主编,即便她年龄不大。但是她通过分享自己的真实个人的经历,相对于讲述知识更加真实有效。她成为志愿者,在对抗抑郁症的小组中帮助更多的人。抑郁少年组成的编辑部,记录下他们的内心,也记录下他们的互助相伴。在困难和绝境中寻找希望的故事,子烨告诉记者,帮助别人也像是在帮助自己。

图/央视频

子烨对镜头这样说:做你当下每一件事的感觉,我觉得活着就是一种安排,安排了我,就是安排了我活在这个世界上,那就在这个安排里,我每一件我想做的事情,这就是当时的意义。

图/网络

钟华是一名高三年级的学生,有一天在车上停在路边和爸爸聊天。她一直哭着断断续续的和父亲说着,表达自己“真的不想活了。”“我感到现在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过于的痛苦”。后来钟华给父亲打电话说自己想要去看病,说了自己一些抑郁的症状。父亲没敢和妈妈说偷偷的带着她去看了,后来再告诉了妈妈。

图/央视频

图/央视频

钟华面对镜头描述自己“有时候哭、有时候不哭,一躺躺5个小时,起来之后开始刷牙、洗脸,接着晚上继续失眠,这个状态非常消耗我”

记者:与我们通常的理解不一样,抑郁的反面不是快乐,而是活力!这种脱离生活的懈怠感,常常被周围人误解为懒惰,不思进取。

钟华的父母是典型的中国父母,望子成龙。母亲希望孩子一直在小学拔尖、初中拔尖。

钟华说出了父母的两种不同的期望给自己带来的感受,“我希望你考的更好的期望,和我希望你考到前十名的希望是不同的”;前一种会更加的折磨人。因为它没有一个具体的目标,你也不会有达到目标的快感。您考的好,家里希望你考的更好,这是一个永远不能达到的目标。

图/央视频

母亲:从钟华病这件事来说,真的是一个转变。以前的家庭环境真的是紧绷绷的,很紧张的那种状态,有时候还有硝烟的气息。孩子生病后就放下了很多东西,整个家庭都变了,我自己变了,不在强迫自己、强迫别人去做什么,没有了以前的紧张情况,家庭变得和谐,让情商更好的爸爸作为家庭主导。让家庭环境更宽松一些

图/央视频

爸爸:你希望成功,什么是成功?做大官?挣大钱?没有一个标准的定义。幸福是你现在没有了,就没有了,以后也补不回来了。

记者:对于撞到抑郁症的孩子,父母的支持和接纳是非常重要的资源。

图/网络

抑郁就像黑狗,一有机会就咬住我不放。

——丘吉尔

抑郁,是心理疾病,我们需要从患者的心理角度,去理解,去宽容,去帮助他们。它就像是一条黑狗,一有机会就咬住我不放,摆脱不开。

钟华的社会调查600多份有效样本,显示人们对抑郁症的认识依然浅薄,有各种误解甚至污名。而钟华接受我们的拍摄,就是想要鼓励那些抑郁的隐匿少年。从家庭到社会,重新搭建起温暖的链接,他们都在努力的寻找,生命的价值和意义。

我们说,少年不知愁滋味,但是抑郁的少年已经过早品尝到了人生的艰难与绝望。无论如何都要勇敢地去求助,希望他们能被更多人理解。也得到更多的关爱。

图文来自网络,视频来自央视纪录频道

如有侵权,联系可删。

END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newmedia@yiduoxinya.com